清 王鉴山水 仿巨然清溪待渡图


清王鉴己酉(1669年)作《仿巨然清溪待渡图》尺寸:211x99cm
题识:己酉九秋仿巨然清溪待渡图,时寓于半塘僧舍,王鉴。
王鉴善临古,功力极深,“清六家”中唯弟子王石谷可以比肩。巨然是他极为佩服的北宋大家,他仿巨然的作品极多,淡墨轻岚,风韵秀润。此轴画长林叠嶂,岭壑森严,蹊径屈曲,构境繁密而气象雄伟,虽曰仿巨然而有范宽郁密苍润泰山压顶之势,是其精心结述全力以赴的杰作。“乙酉”为康熙八年,正是他艺术大成,精力还非常充沛时所作。从款题,可知他自夏至秋,久寓僧舍,参禅入静,在明窗净几,俗客不至之时,泚笔挥毫,凝于神而出乎情,自有力作生于腕底也。


此图幅式巨大,是有拍卖史以来艺术市场所见王鉴尺幅最大,构境最为丰满的精作,观者亟宜重之。

近现代 吴湖帆山水 水墨 烟峦秋霭

吴湖帆《烟峦秋霭》,尺寸:69.5×34.5cm 乙丑(1925)年作
款识:曩见王司农仿子久烟峦秋霭图,后有虞山翁相国题字,拟为啸虎先生大雅属。乙丑九月吴湖帆。印鉴:吴万印信

吴湖帆出生名门望族,家学渊源,自小耳濡目染无一不是金石书画,加之力学不怠,终成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重要的一位大师。在吴湖帆的艺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项内容即对古代诸贤的学习。从四王正统派人手,进而上溯明四家,元代诸贤及两宋名家,在现代中国画坛,能对传统做如此全面把握的,实为少见。

近现代 潘天寿大写意 报春图


潘天寿大写意《报春图》 尺寸:66×33cm
钤印:天寿、止止
题识:气结殷周雪,天生铁石身。万籁俱寂寞,独报一枝春。时辛丑岁,不画斗室清寒,写此句自遣耳。病脑翁寿,于止止草堂西窗下拜记。

清 龚贤山水 培芝图


龚贤《培芝图》1689年作,立轴水墨绢本,尺寸:183.5×55cm
钤印:龚贤印、半千、野遣

题识:?
1.培芝图。何须结伴采商山,晔晔丛生庭户间。道洽知君仙分足,高居常此保红颜。半亩题。

2.培芝苑董先生之堂也。先生读书处有乔木,忽生灵芝数十本。因自颜其堂曰培芝。夫芝安可培也,其所以培之者远矣,昔杜荀鹤斋产芝,明年得隽今先生出,可以为荀鹤而隐,亦不失有东园公辇。拜名草芥,预卜遐龄。因知芝者乃德叶之所钟,而文无所记。从此阶庭柱础,累累若若,茵茵蠹蠹,或小如镜如钱,或大如盘如碗,或若金刚臂,或如小儿拳。可茹可餐,味若鸡酥蜜藕。可珍可玩,类有凤脑燕胎三秀九茎。重台五色,方来而未已。顷会先生命余画,余遂图其 意,而纪其事,书时康熙己巳(1689年)新夏江东龚贤。

明 杜大成 草虫图 辽宁省博物馆藏

明 杜大成《草虫图》,此图寥寥几笔,似不经意,而花叶、草虫却生意盎然,栩栩如生。隔水上有清人陆售、潘景亦两跋。原附于杜堇《竹林高士图》卷中。

杜大成 [明] 十六—十七世纪初,字允修,号三山狂生,一作山狂生。江苏南京人。嗜声诗,工音律,善画禽虫花木,嫣秀生动。传世作品有《花卉草虫图册》,纸本,墨笔,现藏辽宁省博物馆。

明 蓝瑛 苍岩嘉树图


明 蓝瑛《苍岩嘉树图》轴甲午(1654年)作,尺寸:350x106cm

此图写重岗乱泉中有人扶杖归去,涧边崖下,草阁洞开,正听泉看云最胜处也。其上危峰插天,枫叶满山,真是山含太古色,树如三月花。蓝瑛好作李唐法,自青年到晚年笃之不倦。但却能去南宋人刻划之迹而益以文气,非明中期浙派张平山等可比,故为后世所重。此轴为迄今所见蓝氏作品中幅式最大的一轴,且构图饱满,气势壮伟。作大幅而能举重若轻,诚非易事,称它为蓝氏画中极品,识者必不以为过分。

清 李鱓 艺松祝寿图

清 李鱓《艺松祝寿图》以粗笔饱墨写遒松一株,枝干奇崛,古藤盘绕,其下长有硕大灵芝,充满祥瑞之气。诗文:“不耐燕友去媚人,霜毫皴出小龙麟。孤松也有头颅秃,莫怪余年白发新。”其中蕴含作者作画喜用水墨抒写文人情怀,不以俗艳重彩取媚世好,所写古松历尽沧桑呈龙钟之态,却又新生枝叶,结合仙芝,有祈祝长寿,康健之吉祥寓意。李鱓为“扬州八怪”之一,擅长大写意花鸟,尤喜写松。本幅画作于绢上,比较少见,挥写水墨酣畅,构图不落俗径,书法骨肉丰匀,不拘一格,结合诗文寓意,为诗书画高度结合的大写意绘画佳作。观其绘画,书法用笔少锋援,多圆融,具儒雅文人气,受宫廷画家蒋廷锡影响,大约作于雍正早期。

明 蓝瑛山水 偶观盛子昭 图轴


明 蓝瑛《偶观盛子》立轴 设色绢本
款识:笃学任公子,纶竿向水涯。桃花千林药,何必问仙家。?偶观盛子昭**法,宛似赵承旨,遂题并画。蓝瑛
此作画面以敏捷快速的粗笔山水营造一种苍茫雄奇、高古豪迈的意境。山石的轮廓线短小,苍劲、灵动,以破笔点苔,以侧锋皴擦,气象嶒峻;山中杂以红、绿、粉、白各色树木,在整齐有序中见笔力苍劲老练,并于山脚水边点缀株草。巍峨雄伟的山体以棱角分明的集合体组成并繁复堆积,占据画面的大部分且多偏向一侧,山顶突出,山体在立轴画中呈纵向拉长。以船舶、隐士、楼阁点缀其间。是蓝瑛晚期的典型构图式样。

明 蓝瑛山水 溪山雪霁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蓝瑛《溪山雪霁图》绢本设色,尺寸:82.3 x28.9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这幅图的右上角,有蓝瑛题字:「天启叁年(1623)秋八月,倣王右丞(即王维)画法,蓝瑛。」透露这张画是他叁十九岁时,採用唐代王维的风格来创作的一件仿古作品。画面左上方的溪山被白雪覆盖,枝桠彷彿披上白衣,展现万千姿态。山巅和脉岭及岩石缝隙,则佈满了银白色晶莹闪烁的苔点。蓝瑛在画中运用石青、赭石、白粉不同的颜料,让丰富的色彩交织在一起,表现雪后放晴山景瑰丽的景象。画中央有一条小河延伸到右下方溪岸。一位穿着红衣的文人坐在船上,望着这一片美景陶醉其中。这幅《溪山雪霁图》景色清新绚丽,充满诗意画意,不禁让人想起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艺术境界。

明末清初 蓝瑛山水长卷 溪山秋色图


明 蓝瑛《溪山秋色图》尺寸:183×27 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右起大片水域,远山蒙蒙,云气蒸腾。中部山石突起,溪水潺潺蜿蜒从山间流过,坡石上零星分布着树木。整幅画水墨饱满,用淡墨淡彩渲染出一派澄明清润的南国初秋景象,气韵生动。此图笔法简清爽利,色彩浓淡相宜,具透明感。


明 蓝瑛山水 澄观图 单幅高清大图

明 蓝瑛《澄观图》册页,尺寸:42.5×23.2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蓝瑛一生游历甚广,明代韩昂在《图绘宝鉴续纂》中记载他到过福建、广东、湖北、陕西、河南等地,对长江南北的名山大川有着细致的观察和深切的感悟。因此,在这本图册中,他凭藉深厚的艺术功底准确地表现出江南水乡的秀美和北方山岳的壮丽。

由于画家遵循“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创作原则,在创作过程中达到“澄观”的目的,所以在此图册中无法找到任何与自然界相对应的具体景观。

蓝瑛在师法自然的基础上又对自然山水的某些形式结构及色彩等进行了分解和重新组合,使之化作自己的“胸中丘壑”再加以表现。这种典型的文人山水画创作方法与西方注重写实的风景画迥异其趣。

明 蓝瑛山水 溪山瑞色


明 蓝瑛山水《溪山瑞色》尺寸:188.5×71 cm,立轴 钤印:蓝瑛之印、田叔
题识:溪山瑞色。法王右丞飞雪之画于米山堂。丁酉夏日,蓝瑛。

现代 王雪涛 小写意花鸟 孔雀 高清


此幅画家写孔雀矗立枝头,绮丽多姿,富贵堂皇。王雪涛是小写意花鸟的大师,更是花鸟情态的大师。他曾认真谈述花鸟画在意境创作中画情、画理、画趣之关系,他认为情和趣是画家自身的感情。

“中国绘画传统是注重写意的,如同京剧艺术一样,不拘于机械地再现对象,更要把握对象的精神气质,着意于创造意境以感染观者”。

“一幅画的内容是好的,但总要有情趣才能打动人心。要画得引人生情,画家要先自动情。”

这一认识已将画情、画趣提高到审美范畴,“夺造化而移精神”,借物寄情、缘物写心,将主体精神寄托于画笔和笔下之形象,表达出画家无限的情思,并以此给予观赏者以艺术之美的感受。

王雪涛从事小写意花鸟创作,取材广泛。雪涛翎毛、禽鸟画题灵动有致,这不但得力于王云、华新罗,而更多的是源于对自然界的深切体验,笔下之形象总能以拟人化的手法而传情脉脉。

论者常谓其作为“雅俗共赏”。他设色明快响亮、形象灵动秀丽,虽雅而非孤芳自赏,虽俗而绝非俏媚。他没有步其源远流长的离象得神、离形得似的传统,而是在形似之间求其神似,或可谓似与不似间求似。

市场所见王雪涛多以小幅居多,如此四尺整纸堂皇之作,配以画家双题,确为致精致稀。
题识:雪涛写。佳景先生法正。雪涛。

明 蓝瑛山水 桃花渔隐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高清

明 蓝瑛《桃花渔隐图》轴 189.6×67.8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北京故宫博物院原文:
本幅自题:“桃花渔隐。法赵松雪画,拟似顾公翁兄长立粲。乙未二月朔。蓝瑛。”钤“蓝瑛之印”白文印、“田叔父”朱文印。
“乙未”为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作者时年71岁。

蓝瑛一生勤奋耕耘,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的作品。在他的绘画作品中常署仿某家之作,其实多具自己面目,本幅亦如此。图中远山伟立,近处山石巍峨,桃花灿灿。湖中溪水明净,篷船上红袍官员与高士相对而谈。全图布局稳重,用笔苍劲,点染别致,笔墨泼辣而不野,设色妍丽而不俗,树木景物充满生机,巧得江南野趣。


蓝瑛的画具有职业画家娴熟的笔墨技巧和文人画家的笔墨情趣,二者结合而产生了独特的艺术风格,代表了明末职业画家向文人绘画靠拢的发展趋势。此图为蓝瑛晚年青绿设色的代表作品,也是其时山水画中富有新意的一幅上乘之作。

明 蓝瑛山水 云壑藏渔图 故宫博物院藏

明 蓝瑛《云壑藏渔图》故宫博物院藏?绢本设色 尺寸:369x98cm

题识:“雲壑藏漁。丁酉秋九日仿李希古畫於山陰道上。西湖外史藍瑛。”钤“蓝瑛之印”、“田菽氏”。又“介菴”等鉴藏印三方。

此图为蓝瑛73岁(1657年)时的力作。该图构图奇险,尤其是画幅的上半部,一段奇峭耸立的山峰嵯峨壮观,于危峙耸拔呼之欲倒的险迫中,又具“去天不盈尺”的崇高感,显示出作者较强的造景生势能力。蓝瑛在树木的表现上亦有较强的造型能力,他能准确而生动地把握各种树木的形态特征,伸枝布叶,饶有情致。树叶的表现技法极为丰富,有以线勾双边的夹叶法,以墨直接卧笔横点的点叶法,还有松针勾簇、罩以淡彩的勾染结合法。山石皴法,仿宋人李希古(李唐)笔意,以粗犷的墨笔勾勒石之轮廓,以侧锋横擦的小斧劈皴皴擦石面,成功地显现出山岩凝重的质感。该图既有职业画家的行业气,又有文人画家的书卷气,二者巧妙地融汇贯通,表明蓝瑛不愧是明末职业画家向文人绘画靠靠拢的代表人物。

明 蓝瑛山水 携杖渡桥图


明 蓝瑛《携杖渡桥》尺寸 173.5×60.5cm 钤印:蓝瑛之印、田叔父
题识:北苑太守画家之祖耳,后学未瞻其门,终是别道。余得观堇三四幅,师法亦未多有,是作少得升堂,不及窥室为怅,鉴赏定我。东郭老农蓝瑛。

明 蓝瑛 仿古山水册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仿古山水册》作于乙亥春仲(1635年),蓝瑛时年51岁。此山水画册的风格以临黄子久为主,笔触粗短,用笔方折,山石少皴,偶用折带、荷叶皴,略加修饰,山石敷以淡青绿和浅绛,加浓墨苔点醒神,用笔简练,设色淡雅。全册共计十二幅,每幅均可见蓝瑛中年绘画之风格。

首幅水墨画枯树数株,槎枒矗立,画上题云:“云林之法,妙在简远。瑛法之,未必耳。笑笑。”

第二幅浅设色画,一红衣士人立于松下,隔岸观瀑,画上题云:“偶法郭河阳画。西湖外史蓝瑛。”

第三幅设色画临水岩上,桃红满树,舟人浮江而行,款“蓝瑛画”。

第四幅设色画村舍数间,丛树环绕,小桥流水,画上自题:“赵令穰画法,蓝瑛。”

第五幅设色画层峦飞瀑,草阁间士人独坐,画上自题“蓝瑛法大痴画”;

第六幅水墨画水畔虚亭,自题:“梅华道人画法,画于富春之吉祥山房。蓝瑛。”


第七幅设色画青山红树,画上题云:“元之高彦敬尚书画法米南宫,有白云红树画。蓝瑛仿之。”


第八幅设色画层峦蓊郁,群树繁茂,士人独坐水岸,观泉听瀑,自题“王黄鹤听泉图。蓝瑛法。”

第九幅设色画苍松红树,孤舟临岸,画上题云:“赵仲穆画似其翁,一段秀古,自成别门。蓝瑛法。”

第十幅设色画秋林丹翠,篷舟沿溪,自题:“乙亥春仲法李唐画。西湖外史蓝瑛。”

第十一幅设色画秋林丛聚,清雾弥漫,士人独行,自题:“法松雪斋秋林觅句。蓝瑛。”

第十二幅设色画,白雪覆树,水岸亭间,士人观景,自题:“乙亥春仲法右丞画。蓝瑛田叔。”

明 蓝瑛 仿宋元山水图册 高清大图


蓝瑛擅长山水、花卉、兰石,早年师法唐宋元诸名家,尤以习黄公望最有心得,对当代前辈沈周的画也热心效法,笔致工整细润,墨色清淡妍静。对郭熙、李唐、马远也精心研究过。中年于传统画风基础上形成自己的独特风貌,笔墨雄浑苍劲,用笔有顿挫,线条粗旷。善写秋景。

在作品的题款中,常署仿某家之作,如“仿李成”、“法荆浩”、“仿张僧繇”、 “用云法”等,实则所画都是他自己的面目。

他的画作多为大幅山水立轴,图式以高远为主,画法常作青绿没骨山水,设色鲜艳突目,或水墨小青绿淡着色山水。所画青山、白云、红树,运用石青、石绿、朱砂、赭石、铅粉诸色,点染别致,为明代晚期富有变化的山水作品。

清 华喦山水册之二

华嵒(1682~1756),福建上杭蛟洋华佳(家)人(原白砂里人),后寓杭州。工画人物、山水、花鸟、草虫,脱去时习,力追古法,写动物尤佳。善书,能诗,时称“三绝”,为清代杰出绘画大家,扬州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唐 颜真卿行草书 三表帖之一谢赠祖官表

唐 颜真卿三表帖:《谢晋王曹王侍读赠华州刺史表》、《谢兼御史大夫表》、《让宪部尚书表》,作于至德二载(公元757年)四月,全文共 615字
此为《谢赠祖官表》即《谢晋王曹王侍读赠华州刺史表》

释文:谢晋王曹王侍读赠华州刺史表 臣真卿言:伏奉二月十七日恩制,臣亡祖故曹王属、曹王晋王侍读先臣昭甫特蒙圣恩,超赠使持节华州诸军事华州刺史。天兹锡类,泉壤疏荣,捧戴殊私,阖门感庆。中谢。窃以臣亡祖伏膺文儒,克笃前烈,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特为伯父故秘书监先臣师古之所赏爱。师古每有注释,未尝不参预焉。又与学士令狐德等同侍天皇,得备顾问。有时无命,夭阏盛年。臣亡父故薛王友先臣惟贞、亡伯故濠州刺史先臣元孙等,并襁褓苴麻,孤提未识,养於舅氏殷仲容,以至成立。臣堂兄故卫尉卿兼御史中丞杲卿,即元孙之子,及臣兄弟等,幸承贻厥之训,遭遇明圣之朝,各以微诚,皆蒙殊奖。杲卿虽死,为不朽矣。臣亦何人,屡叨荣禄?夙夜祗惧,惭戴已深。不谓霈泽曲沾褒赠俯及,特蒙加等之礼,实为非常之恩。感戴屏营,万死非报。无任战荷之至。谨因中使内谒者监张抱诚冒死陈谢以闻。

唐 颜师古 楷书 大唐黄帝等慈寺之碑


全称《大唐皇帝等慈寺之碑》。唐颜师古撰。无书人姓名。无立碑年月。宋赵明诚《金石录》认为成于唐贞观二年(公元628年),清王昶《金石萃编》作贞观三年,但方若等认为恐于贞观十一年(公元637年)后立。在河南汜水县(今河南荣阳县)。高一丈零四寸,广四尺六寸,楷书,三十二行,行六十五字。额阳文篆书九字。碑记唐太宗(李世民)破王世充、窦建德,乃于战处建寺为阵亡将士荐福。此碑第三十二行末“颜师古奉敕”下缺一字,是“书”?是“撰”?不明。是“撰”顺理成章,但人们揣度恐亦即师古所书。

清王澎评云:“书法工绝,上援丁道护,下开徐李海,腆润跌宕,致有杰思。”杨守敬《平碑记》云:“结构全法魏人,而姿态横生,劲利异常,无一弱笔,直堪与欧(阳询)、虞(世南)抗行。”

碑文“时逢无妄”之“无”字首横未勒者,为清嘉庆以前所拓。清道光间(公元1 921年——1850年)补刻跋文,无跋者为旧拓。清初拓本有殊拓、墨拓两种。明以前未见传世拓本。近有出版者,惜剪裱颠倒之处。末行“秘书少监轻车都尉琅玡县”误贴为“秘书都尉少监轻车玡县”。可能错在剪裱之不文。

元 倪瓒 古木业篁图 超清大图

元 倪瓒《古木业篁图》纸本 墨笔,88.6x30cm,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倪瓒《古木业篁图》通过一石、一树、数竹这极简之景构成一个荒寒萧疏的意境。


画一平坡之上立一巨石,石边一寒树独立,树旁又有双竹挺立,并分向左右弯曲生长,其周围亦有细篁数丛。
该图中上方有作者自题诗一道:”古木幽篁寂寞滨,斑斑鲜石翠含春。自知不入时人眼,画与皎溪古遗民,云林生。”画幅上还有马治,松泉隐者诗题。

元 倪瓒 林亭远岫图轴 超清大图

元 倪瓒 林亭远岫图轴87.3×31.4cm 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此作为倪瓒三段式构图的典型之作, 作品 绘坡地上有高树修竹,临江建草亭,远山起伏,隔江相望。行笔施墨较简逸,清朗,为一幅 山水 佳作。

元 倪瓒 山水 容膝斋图轴 高清大图


元 倪瓒 容膝斋图轴纸本74.7×35.5cm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倪瓒题款原文
其一:
壬子岁七月五日云林生写。
其二:
屋角春风多杏花,小斋容膝度年华。
金梭跃水池鱼戏,彩凤栖林涧竹斜。
斖斖清谈霏玉屑,萧萧白发岸乌纱。
而今不二韩康价,市上悬壶未足夸。
甲寅三月四日。檗轩翁复携此图来索谬诗,赠寄仁仲医师。且锡山予之故乡也,容膝斋则仁仲燕居之所。他日将归故乡,登斯斋,持巵酒,展斯图,为仁仲,当遂吾志也。云林子识。


元 倪瓒 二十四景图页 与 二十四画品

《二十四景图页》,元代 倪瓒,绢本设色,册页,共24开,每开纵27.4厘米,横31.8厘米,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二十四画品》是清代黄钺撰写的画论著作。二十四品指画作的气韵、神妙、高古、苍润、沉雄、冲和、淡远、朴拙、超脱、奇僻、纵横、淋漓、荒寒、清旷、性灵、圆浑、幽邃、明净、健拔、简洁、精谨、俊爽、空灵、韶秀。

每品项下各有四言释义一篇,每篇一韵,每韵十二句。词藻典丽,工整易诵。观其立论,首重画者抽象情态与艺术玄想之品味,分析画艺独到之不同境界,并标示其途径,与“古雅秀润”之文人画审美观形影不离。

文中配图为元代倪瓒《二十四景图页》24开。绢本墨笔,每开纵27.4厘米,横31.8厘米,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每幅在画幅之上对开页(纸本)行书七律唐诗一首,画面均有题款,分别是:《深邃秋林》《秋林亭子》《卢家一角》《茂林翠角》《暮林云集》《芦中钓隐》《河干古木》《水声潺湲》《河堤结构》《古木修篁》《野渡舟横》《山林出云》《寂寞林亭》《湖堤烟树》《矶头野树》《溪山挂瀑》《独林人家》《层峦古寺》《结屋林泉》《平岩高寺》《结亭平岸》《溪边三老》《江干款曲》《钓子何往》。该图册传为倪瓒墨宝,画面景致、布局、技法皆似倪云林。但历代并无记载,疑为清代画者所为。

气韵
六法之难,气韵为最。意居笔先,妙在画外。如音栖弦,如烟成霭,天风冷冷,水波濊濊。体物周流,无小无大。读万卷书,庶几心会。

神妙
云蒸龙变,春交树花,造化在我,心耶手耶。驱役象美,不名一家,工似工意,尔象无哗。偶然得之,夫何可加。学徒皓首,茫无津涯。

高古
即之不得,思之不至,寓目得心,旋取旋弃,翻金仙书,拓石鼓字,古雪四山,光塞无地。羲皇上人,或知其意。既无能名,谁泄其秘。

苍润
妙法既臻,菁华曰振。气厚则苍,神和乃润。不丰而腴,不刻而俊。山雨洒衣,空翠黏鬓。介乎迹象,尚非精进。如松之阴,匠心斯印。

沉雄
目极万里,心游大荒,魄力破地,天为之昂,括之无遗,恢之弥张。名将临敌,骏马勒缰,诗曰魏武,书曰真卿,虽不能至,夫亦可方。

冲和
暮春晚霁,頳霞曰消,风雨虚铎,籁过洞箫。三爵油油,毋餔其糟。举之可见,求之已遥。得非力致,失因意骄。如彼五味,其法维调。

澹起
白云在空,好风不收。瑶琴罢挥,寒漪细流。偶尔坐对,啸歌悠悠。遇简以静,若疾乍瘳。望之心移,即之销忧。于诗为陶,于时为秋。

朴拙
大巧若拙,归朴返真。草衣卉服,如三代人,相遇殊野,相言弥亲,寓显于晦,寄心于身。譬彼冬严,乃和于春,知雄守雌,聚精会神。

超脱
脘有古人,机无留停,意趣高妙,纵其性灵。峨峨天宫,严严仙扃,置身空虚,谁为户庭。遇物自肖,设象自形。如意恣肆,如尘冥冥。

奇辟
造境无难,驱毫维艰,犹之理经,繁无用删。苦思内敛,幽况外颁。极其神妙,天为破悭,洞天清閟,蓬壶幽闲。以手扣扉,砉然启关。

纵横
积法成弊,舍法大好,匪夷所思,势不可了。曰一笔耕,况一笔埽,天地古今,出之怀抱。游戏拾得,终不可保。是自真宰,而敢草草。

淋漓
风驰雨骤,不可求思,苍苍茫茫,我摄得之,兴尽而返,贪则神疲。毋使墨饱,而令笔饥,酒香勃郁,书味华滋。此时一乐,真不可支。

荒寒
边幅不修,精采无既,粗服乱头,有名士气,野水纵横,乱山荒蔚,蒹葭苍苍,白露晞未。洗其铅华,卓尔名贵,佳茗留甘,谏果回味。

清旷
皓月高台,清光大来,眠琴在膝,飞香满怀,冲霄之鹤,映水之梅,意所未设,笔为之开。可以药俗,可以增才。局促瑟缩,胡为也哉。

性灵
耳目既饫,心手有喜,天倪所动,妙不能已。自本自根,亦经亦史,浅窥若成,深探匪止。听其自然,法为之死。譬之诗歌,沧浪孺子。

圆浑
槃以喻地,笠以写天,万象远视,遇方成圆,画亦造化,理无二焉。圆斯气裕,浑则神全,和光熙融,物华娟妍。欲造苍润,斯途其先。

幽邃
山不在高,惟深则幽,林不在茂,惟健乃修。毋理不足,而境是求。毋貌有余,而笔不遒。息之深深,体之休休。脱有未得,扩之以游。

明净
虚亭枕流,荷花当秋,紫蘤的的,碧潭悠悠。美人明装,载桡兰舟,目送心艳,神留于幽。净与花竞,明净水浮,施朱傅粉,徒招众羞。

健拔
剑拔弩张,书家所诮,纵笔快意,画亦不妙。体足用充,神警骨峭,轩然而来,凭虚长啸。大往同难,细入尤要。颊上三毫,裴楷乃笑。

简洁
厚不因多,薄不因少,旨哉斯言,朗若天晓。务简先繁,欲洁去小,人方辞费,我一笔了。喻妙于微,游物之表,夫谁则之,不鸣之鸟。

精谨
石建奏事,书马误四,谨则有余,精则未至。了然于胸,殚神竭智。富于千篇,贫于一字,慎之思之,然后位置,使寸管中,有千古寄。

俊爽
如见真人,云中依稀。如相骏马,毛骨权奇,未尽谛视,先生光辉,气偕韵出,理将妙归。名花午放,彩鸾朝飞。一涉想像,皆成滞机。

空灵
栩栩欲动,落落不群,空兮灵兮,元气絪缊。骨疏神密,外合中分,自饶韵致,非关烟云,香销炉中,不火而薰。鸡鸣桑巅,清远扬闻。

韶秀
间架是立,韶秀始基,如济墨海,此为之涯。媚因韶误,嫩为秀歧,但抱骨妍,休憎面媸。有如艳女,有如佳儿,非不可爱,大雅其嗤。